无锡王坚与苏州赵晖的故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无锡王坚与苏州赵晖的故事

帖子 由 王坚 于 周五 五月 26, 2017 3:23 pm

都毕业这么久了,我偶尔还会记起她……
英语四级考试成绩出来了,我考了58.5分,而同宿舍其他五个人都过了,见到他们那得意样我就下了决心,能直接考六级就直接报六级,不能的话也没办法,下次四级考试一定要过,反思我是有的,那时我几乎认定是命。
我强迫自己每天要去阅览室看一套模拟试题,这天我先从宿舍出发,出南校门绕S市一圈后从东校门入了校园,停好自行车就不情愿地上楼进了阅览室,看接下来该看的那一套,看得头发昏,一抬头便见着了晖,那时我当然还不知道她姓啥名什,她正浅笑着看着我,就那一眼,我的魂就跟着她一举一动了。大家要知道,那时我是非常苦闷的,都大二了,还是孤家寡人,是自己不够帅吗?不是,是自己家里条件不行?不是,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对陌生人铁着的一副脸,也不管面对的是男是女,因此不知失去了多少机会、可能,一直在悔改,却一直改不过来,这次可不同了,看着英语叉叉我是副愁着的苦脸,想来不至于令她太讨厌,或还至于她认为很值得同情,更同情我在看低级的四级,这些我当时没有想到,我的魂都不附在自己身上了,哪还想得到。我继续看我的书,心中一直在构建她的美丽可爱模样,一发现有不确定、为使印象更深刻,我便会又抬起头来,连着几次见她都在对着我笑,我一次又一次心理冲动,一想到英语我就想克制住其他念头,低头看着书,更看着桌子下她的鞋、她的裤,她起身去换书,我便连她的衣和身材一并观察了,好可爱的一个小妹妹,想起妈不要我找个多漂亮的但要我找个高大的,我就再次狠狠地否定了妈,我就爱小个的。她回坐到我的斜对面,继续看什么书,我听到她和人讲话,才知道她还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个熟人,后来发现坐她背后的几个也是她的熟人,我可没有胆颤,还很喜欢,我希望自己是个孤独的人,只有一个女人,但我的女人却有很多的朋友。终于完成任务,却实在是不想走,也去换了几回书,不再是满纸洋文的,目的都是为了她,终于没忍住,她又笑着看我,我就开口问她借张纸,她没说什么,撕给我三大张,我一看,一想,自己还没笔,没办法,又开口向她借支笔,原是看中她手中握着的那支玉米笔的,没想到她还带着卡通包,她拿上来拉开来,找了支圆珠笔给我,没说话,很听话,拿着笔,看着纸,我就感觉好笑忍不住一个劲地笑起来,再看她,她避开了我的眼光,我低下头,眼睛余光又见到她又看着我了,我不再犹豫,在纸上潇洒写下:"给我机会的话就留个地址给我,96********",字写得还不算难看。我合上纸,套好笔套,合上书,镇定下情绪,准备走,走前--我起身把纸和笔往她前面一推,也不说话,自顾走着去把书放好,急着转身穿过防盗栏,拿代书板换走学生证,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有点后悔,出了阅览室门她们看不见了,我才觉得脸上烧消退了些,在楼下拿了自行车就跑,想着背后上方可能有眼睛看着我呢……
晚餐时间到了,我习惯赶早去食堂买了饭菜回宿舍美美地享用,也没感觉今天同舍们脸上有何异样,于*还是老样子病休在床上,他的两个眼角膜正在发炎,人还在和隔壁宿舍的叉叉们聊得欢。
第二天上操场做早操,走向队伍最末处去时鲁*(同班)凑上来道"你昨天阿是在阅览室调戏女生呀"?我马上笑着惊道"你也在阅览室,我怎么没见到你呀",他说他在,我以为是,认为自己的确忽略了好些人。第一节课,班长杨*坐到我旁边来,大倒明白水,后来还有鲁*,回到宿舍更有我的同舍们,顾*大叫一声"我们早就知道啦",他说看在我们是同宿舍的份上帮帮我,告诉我那妞是S市里人,一中的,才十八岁(比我小二岁),是96经济法班班长,她最好的朋友是我同班女同学徐*,她和余*那宿舍里的人很熟,连那宿舍房门钥匙她也有一把的,顾说着,我心也想着,怪不得今早顾用车带我去上课,顾说路上钱敏*给徐*指指点点的,我倒是没注意到钱的指指点点和徐*,而是注意到钱的脸,钱是我的同乡,但我们还没相认。听到她有那么多的好,我本已有些沉寂冷却不以为意的心重新燃起了熊熊的火,众人面前也是能进不能退,豁出去了,追!我是宿舍里第一个追女孩子的,同舍们也很支持,想要啥会给啥。
接下来一二天,我便听说了个笑话,原来鲁*早就恋着晖了(谢顾*让我知道了她姓名,而杨*还推说要征得她同意才肯告诉我),结果给我抢了先(杨*语),杨*说怎么会这么巧的,原来我和鲁*是来自同一所W市高中的,班里也就我们这样一对,还都喜欢上晖,我想够她得意的了,杨*替晖骄傲地说,晖要么没人追,要追总是有两个,呵,情敌都有了,鲁*那天肯定不在阅览室,当晚事情传遍新楼老楼他才知道了的吧,我想。杨*是鲁*的同舍,但却一次一次地对我说支持我,弄得听到他话的人也跟着表态说支持我,我有清醒的头脑……
花了一包烟的代价,我从好友那借了只BP机,写了个纸条,让杨*带给晖,杨*很乐意,办事还真干练,那天下午我泡了水往回走的路上BP机就响了,我让它响了个不停,我不懂BP机怎么弄,怕给自己弄没了号码,我估计是她打来的,回到宿舍,还是顾*给我关了机看了号码,我把号码抄在纸上,带着BP机就往外跑,找电话亭打电话给晖,但校内的电话亭那时不是前面排着一队人,就是坏了不能打,我急呀,干脆自行车一推,往学校外骑,路上BP机又响了,我停下来一看,还是那号码,一关便更赶着去找公用电话,上气不接下气地就给晖回电话了,也顾不得旁边有人有耳,什么肉麻的话讲了一大通,很不流利,想约她见个面,她总是说不用了吧,我又总不肯就这样算了,最后以以后再说吧结束,回去的路上感觉有点灰天灰地,自己、眼前恍恍忽忽的。
进了南校门,就在那条路上,我见到了个熟悉的人形,啊,我不大肯定是她,估计是她,她看到我也有惊讶表情,也许也不肯定是我,我们就这样错过了一大段路,我想刚说过以后再说吧的,今天就算了吧,骑出去一段路,还是觉得去和她当面说说话比较好,于是回头,果真追她去了,车变速至最吃力档,在大桥上把她追上,她不得不和我进行了一大番较深入的谈话。她奇怪我们应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就看上她了,我说不想错过,她把她自己说得很可怜,说比她好的女孩子多着呢,让我去选择别人吧,我无语,她说我们在一起可能不会有好结果,我说你不能这样想的,结了婚也有离婚的,不能因为将来可能要离婚就不结婚的,她说我俩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圈子对于人这种说法我这个乡下人以前在现实生活中是没听人说起过的,我们很平缓地交谈,就象是要交普通朋友一样,她问我是不是体育很好,我明白她知道我是个体育委员,我如实对她说其实我体育很不好,也不知老师怎么会看上我的,她说她爸爸是公安局的法医,妈妈是在工厂里做做的,她爸爸怎样我早就从她在我班里的诸多旧时男同学那打听到了的,她爸一米九几的个头,据说一只手就能把我抡起来,还是公安局的,呵呵,我听了只会傻笑了,晖说她将来可能会去别的大学读研究生,我说我可以等她的,和晖那天谈到她家,谈了好多好多,我为自己解释过,说自己刚上完体育课洗完澡后又追了你半天,累得不大会说话了。
她让我在她家楼下等她,要和我说说清楚,我忙答应,她先去停车了。我自个就先去买了两罐百事可乐,自己先一个人喝上了。她还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实际上是脱了一件校服,剩下一件低领,害我跟她一起走走时感觉很温馨,眼睛不时看看她美丽的脖颈。两个人就在那条路上这边谈到那边,那边走到这边。最后还是谈出那个结果来,她让我死心吧,我回以后再说吧,说完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从家里带来两包烟,还有一包烟是这样没了的:***宿舍人越聚越多,其他班的人也来凑热闹、出主意,我有烟发,真是群策群力呀,为了我的事。听了好多,当作是笑话,一笑而过,没记住些什么,就象结婚要请酒差不多,一个小小烟会也只是一个简单形式,我心理弱势着呢,不造什么作,简直是在博取众人同情,晖的确似乎什么都比我强,忆过去是没有用的。
认识晖后的第一个寒假即将过去,寒假结束前的一天是二月十四日情人节,我从W市乡下赶到了S市城里,原先想找她献花的,到了S市大学里自己又想算了,寒假里给她写了封火辣辣的信她也没回,天又下雨,算了。一个人呆在宿舍里也没劲,自己好游玩的本性又蠢动不已,主意一定,立马就上了S市**街(市中心步行街)。我在大光明影剧院旁的弄堂里停好车(那边停车才没人来收钱),天下着小雨,没脱雨衣,就走出弄堂,心中想着她,一眼就看到了她,见她捧着一大捧的花和一大群男男女女在大光明影剧院门前咖啡屋旁欢闹着呢,情人节快乐,我头转向另一边,不再看她们,自己走得越远越好。**街上淫雨绵绵,淋湿我的心我的眼,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我坚持了半年,我走在黑漆漆的街上,霓虹灯也暗淡,无力闪烁,走过一段路就能见到几个卖花小姑娘,站在雨里,或者跑来跑去,我同情她们,同情她们生活不幸,也许她们认为自己是幸福的。也就是在突然间,见到大姑娘女生模样的人卖花,我才想到有那可能,晖是在卖花,而不是在和人欢庆(前面跳了一段,我走出去好远后一想,既然看到她了,该去向她打声招呼,我往回走,来到大光明影剧院门口,已没了那一群花男花女,我估计了两个可能性,一她们进去看电影了,二她们进咖啡屋了,结果是一个,我罢了。)情人节,我很快确定这想法,开始觉得很对不起她,开始满大街找她,找不见她,想她可能见到了我难为情,到偏僻处去了,我便更大范围地一遍遍找她,天上的雨就在我开始找她的那段时间越下越大,我本来已脱了雨衣,但我不想再穿上,我想我是该挨雨淋的,错怪她了。找不到她,我想到了,我再次来到大光明影剧院那,我想几个还在那卖花的人可能认识晖,果然,那一男几女确定我要找的就是那个短头发的女的,告诉我晖去吃晚饭了,她的花还留在这儿,他们指了摆在地上的几朵花,他们让我等她,我对他们说不等她了,(我怕她见到我难为情,)我对他们说我错怪她了,我向那男的买了朵花,十二元一朵我给了他十五元,请他替我送给她,并很感谢他们。我不知道花语,他们给我替晖挑的是一朵黄色郁金香。
回到大学宿舍后我急着写了封长信,向晖倾述了很多,归成一句,那就是我随她所愿,当然那时我并未想到我今后还是不想放弃,也不该放弃。
继续回忆心中常有晖的那段日子:躺在宿舍床上,闭着眼睛,心在想着和晖之间过去将来美好的事,美滋滋的,脸上表露着无遗,"**睡着了也在笑",在宿舍里围成一桌打着八十分的兄弟们没忘了糗我,顾*大声囔囔晖给我送贺卡了,曹*质问我没这么惨吧,我会有这么惨吗?我忍不住睁眼抬头笑着反问。
低潮期,我是蛮惨的,不止在爱情方面,英语四级第二次考了64分,好险,我有点后悔,想暂时忘记晖一段时间,先学业有成再说,同舍五个人考六级全军覆没,他们还好意思叫我请客……
于*回家休息了半月回来后,在一起从教室回宿舍的路上我向他坦白,在你回去的这几天里我谈恋爱了,于*说他听说了,我接着说不过现在已经结束了,于*惊讶怎么会这么快的。我以为结束了,其实这样反复过几回,如我见到晖卖花后,我以为会随她愿结束了的,结果当然不是这样子。

晖对我说,她寒假收到我信后很感动,真的很想给我回信,但不知该对我怎么说;她说她那天早上就看到我了,她说看到我早上就在**街上了,我回她说我是中午才到S市的,和钱敏*和她妈一起打的到的学校,晖有点不好意思,这似乎证明了她心中是会想起我的,但接下来我们还是没有发展到那一步。都说好随她便了,我心坦然得不得了,但又很为晖难过。据后来所知,晖家里条件并不差,国贸班强班长介绍说晖能力强得不得了,自食其力是在煅练自己证明自己,我先前的难过后来也化成了钦佩。那时和晖成为不了一对人儿,是种遗憾,但和她的关系又轻易超越了一般,那种感觉也很好,也很有益。
英语六级考试我一次通过,还考了全校同批考生中第一名,校报小记者以我的现象质问大外教主任大学英语教学是否出现了导向偏差?而在我因此一举成名时,晖却六级没过,我同宿五个过了两,那一阵子我还是蛮轻松的。情场失意考场得意,也因此看到了我的将来,将来或许有晖。
我是个心看得很远的人,晖担心以后不会在一个城市工作,我就想等我以后留在S市工作后再说。后来我去A行实习后,也常想着晖,想想时机也快成熟了,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实习那是大四末的事了,大三大四我分别又认识了春、笺,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稍微有点偏了,但还是会常想起她,谁叫我是光棍呢,不排除和她的可能性。——日期待查
更正一处:



她和余*那——>她和徐*那



再更正一处:

煅练——>锻炼

王坚

帖子数 : 31
注册日期 : 17-05-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无锡王坚与苏州赵晖的故事

帖子 由 honey的歌 于 周五 五月 26, 2017 3:43 pm

晚点再阅,祝福

honey的歌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7-05-2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