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坚与张贝芳的故事(诸情感篇因保管不善可能是较旧版本)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王坚与张贝芳的故事(诸情感篇因保管不善可能是较旧版本)

帖子 由 王坚 于 周五 五月 26, 2017 3:27 pm

《小芳》,我高一时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至今偶尔还会哼上它几句,歌中的小芳是李春波的小芳,我想着的小芳却不能说是我的,现在她该是别人的老婆了吧,孩子也该有几岁了,她若现在也想起我,她会想起哪首歌。

小芳姓张,名**,瓜子脸,大眼睛,尽管和她同班好多年,但认识她仿佛是五年级时,之前我脑里边没有一个比特对她的印象,我们相互认识该不是在同时,我肯定她早就认识我了,至少我三年级时老要被老师喊到黑板旁立壁角--这对我来说简直是种荣耀及机会,高中时班主任评价我不以耻为耻反以耻为荣是很有道理的,我更早时便爱出风头,身上一定要有第一,还记得老师刚不注意我,我突然就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立地转身--站在前面时,没注意到小芳。

和小芳在一起的日子如歌,那是在六年级时,似乎我每天早上都要等她来,她出现的那一瞬画面几乎都进入我心灵深处,我放下心来,啊,她来了。等她坐到我的旁边,我会用心去感受她的一举一动……小芳的爸爸是要她上镇中的,而我肯定是上农中,她安慰我说不过也不一定,听了我就开心了,她都看在眼里,我是不好意思正视她的,只听到她接下来一声长唉,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明白她指的是什么,我俩都在笑,我俩一个开口就会一起笑。

当初是五年级时,全班就我俩跳绳不及格,俩人一天给体育老师留下来补考,老师掐表,先让我给她数数,后让她给我数数,我性格中的不阿刻板那时就有显现,我如实报告老师小芳跳了*个,还是不及格,过几天要再补考。等老师问小芳我跳了几个时,小芳也报了个数,也是不及格,我马上把自己数的数大声地说了出来,小师听了我的,不过我估计自己是数快了,老师转身就走后小芳对我叽里咕噜了几句,说我就是那数,一脸不高兴,我听不进去,不想睬她,回了她句就走了。以后她又从我的记忆中消失了,更确切点说是对她没记忆,直到六年级时。

在每次开学初,学生的座位会重排,鬼使神差般的,小芳坐到了我的后面,坐在了我一位老友旁边,弄得后来这位老友找我决斗。不知怎么搞的,我几乎马上发现小芳还真不错,以后自己身体的前面好象本应该长在后面似的,老往后转,尤其在课间。时间不长,老友就吃老醋了,说我喜欢她,我不承认……老师做美,没多久就把她调到了我的旁边,俩人相互不说话是不可能的事,以后我俩的小差就开大了,常是老师喊她起来回答问题她不知老师刚问了啥,老师接着喊我起来回答我也是这样,俩人站在一起,那种突兀使我现在想到了已倒塌了的世贸双楼,好难为情。

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小学毕业了,一天小芳略带神秘,笑着对我说:"王*,我问你个问题"。我的注意力马上高度集中:"什么问题"?小芳小声问我:"你喜欢谁"?我感觉很突然,很意外,心里很高兴,脸上依旧笑,马上不为所动般暧昧地回答她:"不告诉你"。 小芳追问:"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我非常谨慎小心,又答:"不告诉你"。小芳穷追不舍: "那在咱们班级里你有没有喜欢的人"?这回我犹豫了一下后,点了二下头,心想这些认了没事的,不认有点不妥。小芳有了收获,便更积极地发问:"那你喜欢的是谁呀"?这个问题如实回答不得:"不告诉你,你自己猜吧"。

我没想到,她还用嘴猜,"是不是***"?"不告诉你"。"你不说就是默认了","不是",我心想她问不了几个的,回答了没事。是不是"***"?"不是"。 是不是"***"?我摇头。"该不会是***吧",我摇头。小芳把全班女生依着座位次序由远及近一个个问来,都快把我乐死了,我开始好不得意,后来有点担心。又问了几个,小芳突然不转头去看女生们了,半问半猜:"该不会象***(她老友)说得那样吧","她说什么"?"她说你喜欢我","啊~"。"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呀"?我好难作答,只看着她笑,"是不是呀?你说呀",我脑子一动,拿起笔先在小芳的笔记本里写了个天才不等式(我以前没见过没听过)--"喜欢≠爱"。"唉~,这个我知道的,你快回答我呀"。我点了一下头,眼睛是不看着她的了,脸上发烧。"唉呀呀,哈哈哈",这回是小芳开心死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呀"。我还用说什么,听着就够开心死了……

我和小芳成了一对,也许在别人眼里早就是了,她对我再也没有什么顾忌,好象我已经是她的人儿,我的胳膊就是她的胳膊,可以任由她拧出五颜六色来,我的大腿就是她的大腿,随便她什么时候用两只小手量,我能忍住她给我的任何痛,一言不发,等她松开了拧我的手,我会给她大腿上来一拳,或者点她背上的穴道,俩人闹得疯时头撞到一块,撞得俩人哈哈大笑,我的手一不小心打到她的胸上,她说回去后告诉她妈妈,我听着甜蜜着,她说我脸都红了。

坐我俩后面的老友那段时间变得又酸又臭,不过毕竟是老友,他酸臭得很可爱,我手放在小芳后面(吓唬她)他说从正面看手象搭在肩上,小芳说要和我摔跤他说成睡觉,小芳把自己的手表脱下来在我的手腕上试戴着看(我的手腕比她粗多少)他说俩人的手在下面瞎摸啥,小芳和我比身高比体重他都要说点啥,他说要和我决斗,放晚学后我就满足了他,在田里一次不过瘾,回家放好书包脱了件衣服后又去找他,在他们村口就撞上,他妈妈正要带他去洗澡,我和老友没说啥,对了几下眼,嘻嘻哈哈的就算了,决斗的事我没告诉过小芳,怕她太得意。

小芳说我低着头微笑时蛮可爱,我以后就更经常地这样子,小芳对我说我俩有可能的,她说什么我听了都开心,包括她说她家是准备招女婿的,她也替我考虑过了,我还有个妹妹,我本人是不在乎你嫁我我嫁你的,但也考虑到自己家里人会怎样想,听了小芳说的,我心想等自己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后情况会改变的,可能就是不确定,也是在六年级时,***说我有可能考上大学。

"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从来不怨,命运之错……"(***),小学毕业前小芳教我唱过这两首歌,我和小芳美丽的往事,我活着时不会模糊,小芳活着时也不会吧,不管我现在是谁的老公,她现在是谁的老婆,我想念小芳……



——写完这篇若干天后,便惊闻小芳妈几天前上吊去了,出殡那天,小芳爸在棺材前磕了许多个头,口中重复了许多遍话:我错了。

小芳妈就这么去了,再也不会有一位妈妈在她女儿面前说男孩子我就是聪明,却还会有许许多多的女性恨男人花心。

小芳爸问小芳要什么,小芳说只要妈妈。

小芳不小了,只比我小一岁,我属蛇她属马。她早已嫁了人,男的也是我的小学同班,他伯伯是当地三富,小芳爸是当地二富,小芳与他结婚也算是强强联姻了。

又想起小芳坐在她爸爸摩托车后面招呼我向我笑,也想起小芳爸怒斥肇事者不分轻重缓急还想着自己的摩托车,他自己赶忙开来小轿车急送伤者肇事者去了镇上医院。

愿小芳比我坚强…… ——20031217

王坚

帖子数 : 31
注册日期 : 17-05-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王坚与张贝芳的故事(诸情感篇因保管不善可能是较旧版本)

帖子 由 honey的歌 于 周五 五月 26, 2017 3:43 pm

晚点再阅,祝福

honey的歌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7-05-2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