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坚与前妻的故事(祝前妻鸡年大吉、万事如意)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王坚与前妻的故事(祝前妻鸡年大吉、万事如意)

帖子 由 王坚 于 周五 五月 26, 2017 3:37 pm

我认识她是在我回W市工作一年多后,那时的我心里装载着多少人生的唏嘘坎坷。

我家世代农民,我爸妈生有两个孩子,我是两个孩子中的哥哥,我和妹妹都读完了昂贵的大学。我大学毕业为就业,那一年明的又损失了三万左右,那时妹妹还在学校里,我为我的家庭顶住了这一切困难感到骄傲。此处多一句话,此文之所以老提钱是因为下面有些人爱提钱,我来把帐算算清楚,到底谁欠谁。

她常自诩自己为美女而贬我为丑八怪,一个浅陋的人,我一开始就相信我能改造她。不错,是我先看上她,随后追求她,但并不说明她优秀,我是个爱创造美好的人,不会去接受、去继承。追她时我心里是没底,但也不用有底,在那方面我那时宿命:晚几年没关系、不结婚也行。我抱着的态度是遇到了就不轻易错过。

她是单位会计,我是银行会计,追到她我靠天,更靠自己的机智,我创造了一个美好的开始,她接受了一个美好的开始,我俩的一大区别昭然若揭,我内在努力勤奋不拘小节,她内在懒惰堕落好逸恶劳。

认识没多久,我俩就彼此享受性AI,我一直感慨我苦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有这方面的能力,居然还行。我那段时间几乎每天要接她来送她回,我坚持的原因之首就是担心她的安全,时W市治安状况并不太好,交通事故也频繁。

我第一次上她家是晚上九点后,给她一个短消息喊去的,送的是两本书和不远千米去买水果没买到而买的一盒红茶。她妈早就去我工作单位偷看过我几回了,听她说嫌我这个嫌我那个,我开始是原谅她妈的,毕竟美好的东西在我心里,她妈是偷看不到的。那晚她妈一见我面就盯着我看,先问我爸是做什么的,再问我妈是做什么的,我一一回答了她妈,我心里是很觉恶心的,感觉她妈太直接太势利。

她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地上是没地板的,漆脱得差不多了,留下一摊摊的水泥和一条条的裂缝,所有的家俱是老得掉牙但还是和黄牙一样黄的,床上铺的是一床又黑又烂的被子,沙发若是我家的早给我扔掉了,不多形容了,整个一个贫民窟,我简直不相信城里还会有这么穷的人家,我当时说了一句很愚蠢的话,"我也是苦出身"。我很同情她家,我很可怜她,决心更爱她,更多的金钱象血液一样源源流给了她及她家。

意外怀孕是在认识她四个多月时(可能是在S市家里怀上的),原因是忘买了保险套、她月经习惯性不正常、我敢**……。2003年3月16日陪她去妇幼医院检查还未发现怀孕,医生给配了乌鸡白凤丸与妇康宁,她"猛吃"为了使月经正常,结果还是没来,到了4月20日再去那医院检查,就发现有了,我并不是很紧张,就是感觉若让她流产总有点对不起她丢自己脸,但还是愿听她的意见。我俩马上去了她单位,先从网上了解人工流产,越看我越紧张,原来人流不象我想象中那样简单小儿科,伤身体是肯定的,重还可能影响以后生育甚至她的生命。我做了个大概的决定,尽量不要做,她家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我先打电话告诉了我妈,我妈是个懂事的人,一听马上就表明不能做人流的,具体等她回来后再做决定,她正在外地呢。有了妈的意见,我就完全不支持人流了。决定克服一切困难,闪电结婚。那时我在W市还是租房住,在S市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她妈去S市验证过的,既然她妈去了,我就硬留她俩在我S市的家里过了个夜,本来她妈准备证实了马上就回去的。

我俩不打算跟她妈说,等我爸妈来开口,我妈从外地回来,赶紧让我先送来了上千元的安利系列营养品,两大袋,谁见了都会奇怪,我俩心知肚明,之前她把药停了。她服了药也是我费了很多脑力思考的一件事,知识加胆量决定了我的判断,对胎儿的影响不会大。那晚我回家后,她妈就追问是不是有了,她承认了,她有投降的天性,她妈马上哭着吵着要她去做人流,觉得太丢脸了,她妈开始一反常态对我,象只狗一样求我,让她去流产,她早就是没主意的人了,左右摇摆不定。她还有一个奶奶,也跟她妈一样,说难为情死了,结婚现在没得考虑的,过二年再说。我跟她们没说的,想靠我爸妈来说服她们。

一桌酒席摆得花天酒地,奈何没请对人,两个女人和我爸说翻了脸没弄定结婚这事,我爸负着气回了乡下家,我妈我妹妹也都没了话说。她家那两个女人口口声声华家有规矩的,那样做对不住列祖列宗的,等等等屁话,我后来是这么认为的:家里死得没男人了还这么封建,真是可怜虫。事情发生了掩盖住了就好了,这就是中国的一大优良传统。古时有多少个爱情传奇,哪一对不需要叛逆,我反了,不再对她们客气,还有我爸妈做不到的,我一定要做到,这是我经历了A行事件后成熟的思考。

我也许天生注定多灾多难,也因此注定是个斗士,不与人善,斗争的结果又是半个胜利,我俩被她家族里的长老们许可结婚,在某长老摆的酒席上,我听他们话向她妈道了个歉,她妈在酒席上就是属于没发言权、嗯嗯啊啊那种人,她妈接受了我的道歉,我以为事情就OK了,未想晚上打电话给她,她妈还故意在一边对她奶奶大声说"结婚是大事情,62个平方太小了云云"。我怒火再起,不再打算原谅她妈,她不知道就62个平方的房子却要19万才弄得下来,她家的人有吃白食还不知足的特性。我家要买下原先看中的62平方的还必须要卖了S市的房子先,而之所以S市那房子以前未卖是因为我的坚持,我的心在S市,我要雪我的前耻。我这回是咬牙付代价才决心卖的,我犯了个小错误,不能再犯大错误。她妈她奶奶求我时说的人流坏了不会怪我的谁信,只言半语就让我察觉出了她们恨我透骨之心,我让她们华家嵇家蒙羞了。

奇迹,我家人齐努力使之发生了,迅速地,S市卖房、搬东西、W市买房、装修、买东西、订酒席、发请帖……,我们忙死,而她家的人呢,她妈她奶奶在做的是什么事:嫌这嫌那发牢骚,不帮忙还使绊脚。就在搬嫁妆那天我家摆的酒席上,她妈又满腹委屈嚷嚷要钱,我当即不给她好看,言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双方都要出力的,你家出了多少钱了,我家那边摆酒你们出不出酒菜钱。她妈委屈得哭了,我愤然离席,酒席上我爸妈答应给她家一万五酒菜钱外加一千零二十八元订日子费。7月6日我和她的婚宴在W市顶级大酒店举行,满足了她家的虚荣心,10月1日,又在乡下家里办了婚宴。



我在这里提一下她的小舅舅,她嘴里的老虎阿舅,第一次我被她喊到她外婆家去当猴子被人看时我就听他不舒服,在我对华家JI家女人不客气时他总是应华家JI家女人之约适时出现火上浇油。这两家人家的小辈据说都怕他,他先后竟两次威胁我要对我不客气,他们欺的是我一个人在W市里面,住哪工作单位都清楚。她妈动辙要喊他来打我,曾经我下决心付出代价也要摆平他,现在他怕我得很,知道我心狠。

这华家女人JI家女人既是婆媳俩,也是表亲,本是亲上加亲的亲戚,在我未出现前却也似仇人。自以为是长辈就可以教训人,长不长辈还得我和她结婚后才定,就算定了我也不吃这一套,我有民主思想,我不来自封建家庭,我有勇气和斗争精神。

结婚后我由于感到别扭,不想喊姆妈亲娘,还是喊她妈阿姨喊她奶奶婆婆,谁知这又惹着了她妈,她妈在人多时便发起疯来,在医院里叫嚣着让我来,那时她刚生下挺挺,我真来了,她妈又要打电话喊她小舅舅来、喊她所有的亲戚来打我打死我,我真想上去给她几巴掌,要不是给旁人阻拦住了。

介绍下她妈,她妈在她八九岁时便守寡了,一直至今,她家人都说她妈不高兴再嫁,我看她再嫁也嫁不了个好的,真正的丑八怪在于心丑,何况人也丑,脑子还不正常。大家不要以为我这是在诋毁她妈,我是在如实描述她妈。她妈大概是守寡久了之故,人变得怪怪的。会一直自言自语下去,一句话能自己重复上几遍。至于她妈的坏脾气是早就有了的,她爸活着时她妈就和他一家子人吵,谁都怕她妈,那时也许就是个疯婆子了。这疯是她先而且是常用来形容或者说她妈的,并非我原创,实在是重点引用。乡邻就更怕她妈了,都知道她是那种人。以前我写过个贴子描述过她妈的。

她家人太势利,包括她在内,我不得不和她算算帐,我们都是做会计的。在生孩子之前医生说孩子太小,要住院,我给了她三千,结果用了二千三,剩下的就归她了。呵呵,象几百的小钱我就不一一想起再跟她提了,不知有多少呢,她居然有脸上在网上讲我不给她们生活费,不知给过她多少。从认识她到现在,她除了给我买过一条皮带她还给我买过什么,礼轻情意重么,她妈她奶奶更是没有给我买过一样东西,有买过么,倒是我以前上她家门好得要带点东西,当然她家人看不上眼的。她家人骂我是穷光蛋的,房子呢,在苏州,那不算的,啊呸。她家族有的是富婆富公,所以有理由嫌我穷,所以有理由嫌我给的钱当没给,当我第一次有人骂我穷光蛋还是她家的人时我差点气死,我可怜穷光蛋人家已经施舍了她家几千块钱东西,我恨呐。我开始对她家里的人吝啬,但不包括她。

她生小孩,住院又是花我四千几百元,报不了销的,她是中专生,还不是高中专的那种,富婆的女儿就上这种学校,她在私人小企业上上班,有工作就不错了,还想报销,家里装管道煤气,花了我三千,单位给我报了一半,另一半属她身上的,我只能把票据珍藏。她妈感冒了把她喊去,让她陪她妈上医院,她妈开心了,结果她害了感冒,很快害着了儿子,挺挺才出生几十天,就要去挂十来天水,还得靠我报一部分,这回她算出了几百块钱,不知道有没有我妈出得多。我要是势利,找她做老婆干嘛。

儿子生出来后出院了,却要我妈一个人每天从乡下上来带孩子,晚上再回去,我妈有自己的事,我妈还要做着吃的,她妈却早就退休在家了,我妈是农民,她妈是城里人,她妈这个城里人打心眼里看不起乡下人,孰知我更看不起她妈这种城里人,不和她离婚不足以教训她们,让她们丢脸去。儿子百日,在乡下最高档的酒家请她家那边的人,居然一个都没去,不给我爸妈面子么,那谢了,真该让他俩老清醒清醒。她妈是在我将计就计禁止见我儿子后才又发疯想我儿子我才勉强让她妈带的,之所以勉强是因为那时几个人认为她疯了,我不放心了。买第一桶"爱婴儿"奶粉给儿子的人就是我了,我吝啬过给儿子买东西吗?我买进多少包爱婴儿了,给儿子吃的,给她吃的,我买得多,大超市里我是常客,我上年度卡消费积分受奖励906元的,我买的东西会少么。装可怜,是她说了就算的么,撕破她的脸皮。——20040407

这儿论坛里的朋友终于有一位看出矛盾的根源在于她家里的人了,呵呵,她家里的人是我今生今世所遇到最令我讨厌的,我和她还在谈朋友的时候,我说我会在W市买房子的,她妈接着我话就说房子买大点,买个三室一厅,贷点款,留个房间,将来有人来可以住住的,我听着就觉恶心。后来要结婚了,她逼着我同意她妈搬过来一起住,我坚决反对,先教育好她再说。我是她挑选的,她妈不尊重她的选择,嫌我这嫌我那,动员她去相别家亲,后来见木已成舟还疯一样寻死觅活反对过几回,她妈碰到的是我。她奶奶也不是个好东西,造谣说我看见了她不喊她,只当没看见她,我一点没礼貌,她奶奶也坚决反对结婚,然而她奶奶碰到的也是我。我已开始坚决斗争毫不客气,擎着双刃剑,不能共爽那就共痛,看谁忍得住吃得消,我坚守的是大道理。有些人不是非敬不可。

我最近要感谢的一位是常州的MM,是她又唤醒了从前的我--不怕人负我,因为我根本不给机会人家来负我。我重提离婚,这次与以往不同之处在于我认真、坚决,结婚这个结是个苦结,对我和她的婚姻来说,我无法与她家人相处,无法再容忍她所谓的中立。这儿有人说我是陈世美,呵呵,我和这位常州MM十八两个字还未有一横呢,和她(现在的老婆)在一起一年半了,我一直守着夫道,没和其她女人约会过,有这样的陈世美么。说到约会,我想到了些啥,在认识她之前,我从未去过肯德鸡、麦当劳、豪客来、迪厅,都是她带我去的,这样的陈世美你们见到过么。说到肯德鸡,我又想到她住院和儿子住院时我都买过全家桶带去给她吃,她在这儿说的话还让某隐士以为我不去看她的呢,我不过是晚上不陪她在医院里过夜而已,说到吃我又想到,她吃东西老要这喜欢吃这不喜欢吃,不象我从不挑食,她吃着我费钱费力烧的菜吃着白食还要吃不要吃,这就是她这个城里人的品质,好享受恶劳动还不珍惜别人的付出。说到付出,我想到了我一年赚的钱大概是她的三倍,结果是我所有的金融财产加在一起还不及她多,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还贷的是我,日常开销基本上全由我来,买大小件绝大多数是我,享受的花费大多数由我来,等等等,而她把我对她的不吝付出归于虚无,又寒了我心,我又该象对她妈她奶奶那样后来就一毛不拔,说我不付出我就不付出,说我不礼貌我就不礼貌,说我穷光蛋我就穷给她们看么?不用了,我铁了心这回要跟她离。

爱是会因错而变的,不是我没爱过她,她令我太失望了,我要的只是她教育好她的家人,这点她都做不到、更不肯去做,她该受适当惩罚,她妈她奶奶更该受打击。以前我对她多好,给她修理过多少回脚指甲,她给我修过一回么,给她买过多少回水果,她给我买过几回,有一回么?请她提醒我,我记得曾给她给她家人专买好的、还常买好多。她家的人包括她才是小气死的人,平时家里水果都不舍得买的,如此富婆人家。再提某隐士一下,我儿子住院时我还买过还让我家人买过许多品种水果去送给她吃,一个晚上她就吃完了我买给她的一串菲律宾进口香蕉。就不再多说以前待她怎样和她待我怎样了,简直失衡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我的善心爱心没换来什么好报,她妈嫌我穷就嫌在没给她及她家送大把的钞票大幢的房子上了,她妈也许想,一吨水果才需多少钱,一百件衣服才需多少钱,想起她妈知我给她买了个手机后那笑逐颜开样,大概是感觉到赚了点了。

我的承认我脾气不好,但发脾气都是有由来的,发得也是合情合理有节的。且先说我生在一个争吵不







断的不幸家庭里,我小小年纪就看见我妈用菜刀柄狠砸我爸的太阳穴,砸到我爸昏倒在地上了我妈还砸,我小小年纪就劝过不少回大人的架,她们要离婚问我要谁,我回答说我都要,我从小到大挨过多少回我妈的打骂,吃了多少生活的苦,学习苦,毕业了就业苦,遇人不淑苦,我的脾气能好吗?我是受过刺激的人,但至今头脑正常,我的经历可以节约我现行思考的时间,几乎似本能直觉地做出反应,往往是很正确很对的,但难以被常人理解,一片苦心,也尽成了不尽人情、不负责任、报复欲太强,等等等。她挨我打骂就是她自找的,以前打骂她时我心也在很痛,除了最近这一次,我对她死心了。她搬东西说要搬到我没被子盖,她死顶嘴我给她一巴掌她就打110,我让她打,她打了几遍那边都是提示忙,我看她那不懂事样又火上头顶,对她不客气。——20040408

她妈神不神,几次说我在S市是结过婚后来离婚的,她妈的判断依据我想主要是我在S市原有间房子吧,她妈不知道我家之所以咬牙问人家借钱后买下那间房子是为了给我落只户口,那间房子见证了我的一段苦难时光,然而却成了她妈无端污蔑我的依据,以为揭穿了我的老底。

尽管已经专程跑了一趟S市验证过我确实有间房子,我要和她给婚,她妈还是忘了这一点:又没有钞票,又没有房子,穷光蛋一个还想结婚。"房子有的,在S市","那不算的","我家亲戚个个比你家有钱","那你家呢"。她妈又穷光蛋、乡下人什么的乱骂,我走向她妈几步想给个耳光她妈吃吃。

她妈她奶奶当初反对我和她结婚的最大理由不是封建、怕丢面子,就是势利,我若很有钱,那前者就是一句口头说词,起美化作用。她家的女人们平时就说别人多了,要轮到被别人说了,她们心中的确是怕得很,但仍旧是居次的理由。她们人所想不出的势利,一方面向别人提不切实际的要求,另一方面对别人又小气吝啬得不得了,我常对人说,她家请我吃一顿饭那一定是我请她吃了三十顿饭。

我对她是有意见的,主要是她不懂事、不听话,不愿去教育她家的人,次要的是她没做象个女人,和她呆在一起这么久了,也许是我健忘,她有做过一顿早饭我吃过吗?也可以归为不懂事,不听话类。和她结婚我为了啥,大家替我想想呢。

女人打不得么?如果武大郎常用手脚教育潘金莲,那么也许就不会被潘金莲害死。不教育不行,有时不仅会误了她自己,还会误夫误国家,此类女人有江青等。男女平等,做错了事还不肯接受口头教育,那就接受不用她接受的手脚教育吧。打女人的男人或许就是个真英雄,至少我打她不畏人说。——20040409

《蛇的诡辩》是作给前妻的。

王坚

帖子数 : 31
注册日期 : 17-05-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王坚与前妻的故事(祝前妻鸡年大吉、万事如意)

帖子 由 honey的歌 于 周五 五月 26, 2017 3:40 pm

阅,祝幸福

honey的歌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7-05-2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